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改革发展从宏观层面谈法院改革的价值取向
从宏观层面谈法院改革的价值取向
来源: 作者:张彦高 发布时间:2013-10-31

谈到法院改革,曾经一度的停滞不前广受社会的质疑和批评,在当前国家进入新一轮改革时期、全社会需要释放改革红利的大背景下,深入推进法院改革可谓机会难得,必将有所作为。本文仅从司法潮流、民众需求、自身发展三个角度就法院改革的价值取向,结合工作实际,在调研和思考的基础上,谈一些粗浅的个人看法,以期抛砖引玉,大家共同探讨。

一、从司法潮流看法院改革

1、突出法院的裁判功能,不应过分强调法院的政治功能。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是法院必须坚持的重大政治原则,但近些年来一味要求法官判案把服务政治需要放在首位,案件裁判不是以公平正义而是以和谐稳定为终极目标,有弱化法院居中裁判功能的倾向,偏离了法院作为专门审判机构的设立初衷和属性。

2、建立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让法院真正成为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现在大量的社会矛盾纠纷都涌入法院,缺失的是诸如西方国家建立的ADR等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的前置程序,让法院站在了纠纷解决的最前沿,加之法院过分夸大调解功用而又形成自己一家“单打独斗”的局面,结果使法院不堪重负,也使民众不能依据法律规则讨到说法而产生不满,长久以往将会损害法律精神和法律信仰。

3、实施顶层制度设计,确保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干扰法院独立办案的内外在因素很多,但最根本的还是系统化的体制机制不健全的问题。在目前的制度下谈司法独立极不现实,就是搞法院系统垂直也必将走入“死胡同”,但顶层的制度设计最起码应当保障法院中立裁判,让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成为一条不可触及的制度红线,这就需要系统推进法院改革。

二、从民众需求看法院改革

1、司法公正是法院改革的永恒话题。民众对司法公正的期望生生不息,但也应有一个法律评判标准。过去几年,法院将追求客观真实、实体公正、实质正义作为裁判的标准,但不应忽视法律事实、程序公正、形式正义的价值取向,实现二者的最佳契合就是衡量裁判是否公正的法律标准,只有给予这样的定位,才能在每一个司法案件的审处中真正达到让民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2、司法公开是消除司法不公最好的防腐剂。民众对法院的不信任源于司法的不公开,这几年,法院在司法公开上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但公开的广度和深度仍然不够,在公开审判过程、公开接待当事人、公开证据分析判断、公开庭审文书、公开裁判理由甚至尝试公开不同裁判意见等方面,仍有较大的空间可供挖掘,谣言最终也会止于司法真相的公开。

3、司法服务是架起民众与法院有效沟通的桥梁。在推进司法民主、司法作风建设的同时,法院的司法服务更多地应当放在司法功能的充分发挥上,比如依法合理分配举证责任、依法运用职权调查收集证据、依法行使法官释明权、依法指导当事人诉讼等法律限定的职能,使当事人打一个明白、便捷、受尊重的官司。

三、从自身发展看法院改革

1、恢复司法权威,重塑司法公信。从法院自身讲,影响司法权威提升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的不被执行,裁判缺失法律思维和法律方法,结果很难获得民众信服;“法律白条”又不能在执行中兑现,一味地求和谐求稳定使法院很难动用强制措施,司法功效大打折扣。社会大环境方面,所谓的“和谐司法”、“包容性司法”又占居上风,民众信官不信法、信访不信法的现象仍很盛行,制度层面使司法权威和公信大为削弱,恢复司法权威、重塑司法公信需要制度支撑和实践积累。

2、建立法院保障机制,解决法官后顾之忧。法院特别是基层法庭的办案经费保障不够到位,加之办案经费充足的法院又不能合理分配,造成基层法庭或个别法官违规收费的现象仍未杜绝,应当系统建立法院办案经费保障机制和分配制度。法官的政治待遇低,甚至有了规定难以落实的问题仍很突出,需要出台明确具体的可供操作的职业化建设制度。法官的工资养活不了家庭,福利待遇更是少得可怜,确保司法廉洁必须大幅度提高法官的工资待遇。法官断层特别是人才流失问题严重,一线办案法官比例不断降低,法院公务员招考很难招录到具备司法资格的人员,高素质人才进不来,现有的人才因看不到希望又过多出走,法院与党政部门交流机制不畅,限于内部循环造成死水一潭,急需从制度上解决“进口”不畅、“出口”不顺的问题。法官社会地位不高,没有职业尊荣感,甚至人身、家庭、财产安全都得不到有效保障,需要建立减少职业风险的保障机制

3、完善法院考评机制,切实为法官减负。现在对法院和法官的各种考核、评比、达标、政治教育、业外活动等过多过滥,却唯独缺少对法律业务的学习培训,造成法官的精力消耗于审判之外的无形之中,不能专心致志搞审判。虽然审判管理设置的几十项指标不能没有,否则会成为无原则的游戏,但应当形成系统化的衡量体系而避免片面的唯数字论,更多地应当放在宏观调控上。法官的办案压力还来自于当前的信访机制,当事人特别是一些无理缠诉的当事人动辄以上访党政部门、领导相要挟,使法官判案不得不忧虑今后不确定的上访问题,一些无理缠访闹访的当事人利用不完善的信访机制获得了利益,更是让这个问题复杂化,可以考虑将法院的涉法上访案件交由法院设立的专业机构处理,而不是由非专业的党政信访部门包案化解,让司法的回归司法本位。当然,应当建立完善的司法纠错机制,也不能像当前媒体热炒的冤假错案只能靠“真凶现身”或“亡者归来”再作纠正,在现有启动再审程序的基础上,可以考虑设立中立第三方诸如司法纠错委员会的机构提出启动申诉复查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