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改革发展法院改革大家谈
法院改革大家谈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0-30

 

法院改革大家谈

 

本刊编辑部

 

法院改革是中国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某种意义上具有推进改革的前沿窗口效应。如何深化司法运行机制改革,优化司法职权配置,规范法官司法行为,本刊邀约庆阳市法院系统来自基层审判一线的几位资深法官,从不同视角谈了各自的观点和看法,以期能为当前法院改革提供基础数据信息和第一手资料。

余振文(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要建立科学合理的法官选任、管理、保障机制,通过设立法官职级层次,减少行政人事制约,形成符合审判规律的法官培训、晋升、管理机制,建设职业化、精英化法官队伍。建立适应审判运行规则的内设机构,去掉不必要的专职委员设置,实现审委会委员之间地位平等。建立符合审判规律的上下级法院关系和内部职权划分机制,改变不合理、无节制的绩效考核,取消诸如二审改判率扣分等违反上级监督下级司法原则的考核指标,科学界定法官、合议庭、庭长、审委会及院长职责。建立维护司法权威的法律保障机制,很有必要对“藐视法庭”、“妨害司法独立”等行为设定惩戒手段和措施。建立体现司法民主的陪审制度,扩大陪审员的职数和权力,根据案件不同性质确定陪审团规模大小,赋予陪审团对事实、证据认定方面的实际权力,回应社会质疑,提高司法公信力。

田崇印(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执行庭副庭长):法院改革应当从解决当前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入手,由于法院受理案件总数不断上升,而法官编制却增加的很慢,编制与案件数量增长比例严重失调,要解决法官断层、案多人少的突出矛盾。现有法官培训渠道单一,培训经费不足,中级、基层法院没有设立专门的业务培训机构,要解决法官职业基础薄弱、培训机制尚不健全的问题。法院进人仍由地方统一申报、省级组织部门把关,基层用人单位没有资格参与审查和面试工作,导致出现“用人者不把关,把关者不用人”现象,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审判员、助审员被列入非领导职务序列,与行政部门按同一比例进行核算,导致部分审判员、助审员由于超出非领导职务编制限额而无法得到相应的职级待遇,影响了法官工作积极性,要破解法院人事管理机制不合理、职业保障力度不够的格局。当前,在审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拖欠农民工工资、劳动争议、商品房预售、房屋租赁、环境污染、拆迁安置等纠纷中,涉及当事人人数众多、影响面广,常常伴随上访事件发生,应当建立群体性纠纷解决机制。法院改革重点是完善上下级人民法院之间的关系,建立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指导工作机制,切实统一司法尺度,从源头上提升一、二审审判质效,建议最高法院通过制定司法解释,针对存在的普遍性问题及时出台司法解释,建立新型、疑难、群体性、敏感性案件审判信息沟通协调机制,保证上下级法院裁判标准统一,实现审判工作规范化和有序化。面对司法鉴定市场秩序混乱,鉴定机构良莠不齐、无序竞争,导致违规操作甚至虚假鉴定的问题,建议上级法院与司法行政主管部门加强对司法鉴定工作的监督,规范司法鉴定程序。

李虎(环县人民法院院长):在审判工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方面,过去忽视了对服务对象的了解和掌握,没有将法律宏观性、概括性的原则与地方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有机结合起来,导致司法服务不到位、不准确等现象发生,应将经济规律和市情学习作为法官业务培训的重要内容,提高服务大局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面对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纠纷不断增加,不同群体或个体在不同阶段对于案件处理结果有着不同的价值评判,一些案件当事人诉求表达方式极端、不合理,要建立合理的解决涉法涉诉信访机制,重新定位信访功能,畅通法定救济渠道,引导群众理性维权,自觉选择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提升司法公信力。听证制度源于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要将听证制度引入到审判活动,开展民商事案件裁判前和强制执行前的公开听证,可由法学专家、学者、检察官、律师组成听证团,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群众旁听,对重大疑难、双方争议激烈的案件在判决、执行前举行公开听证,有利于最大化地实现司法公正。

曹建梓(庆阳林区基层法院院长):近年来,法院改革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许多深层次问题并未彻底解决,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特别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社会转型中利益群体多元化、矛盾纠纷增多、群众的司法需求扩大以及社会期望值的增高,加之个别冤假错案的呈现和司法腐败现象,将会加深司法信任危机。司法职权配置仍未摆脱行政化、地方化控制,形成司法地方化现象,上下级法院关系、法院内部决策运行机制、法官权责配置的行政化色彩浓厚,在案件审判、执行中受地方行政因素影响较大。作为司法体制改革真正主体的公民缺少有效参与,虽然已有人民陪审员和人民监督员等公民参与司法的形式,但实际行使权力的却很少,这就造成陪而不审、监而不督和走形式、做表面文章等现象较为突出,前一阶段法院改革举措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限权”、“权力制约权力”等公权意识层面上,缺少“授权”、“权利制约权力”等民本意识。当前,法院改革的基本方向是逐步建立独立的法院管辖系统,建立职业法官任用制度,将法院经费由中央财政预算保障,或者由中央规定标准后地方财政预算列支,从而避免地方法院受制于行政部门而导致出现地方保护主义,避免将法官待遇行政化而遭遇冷漠的尴尬境地。要从法官、律师等法律专业人才中考察选拔各级法院院长,减少把院长当作行政官员的职级待遇进行任命,提高法院领导的专业化水平。要实行法官逐级遴选晋升制度,上级法院的法官应当确定一定比例逐级从下级法院择优选调,形成法官良性晋升机制。要提高法官的职级待遇,使法官更有尊严,同时加大法官的违法成本,将职业道德底线纳入立法并明确违法裁判的法律后果。要拓宽公民参与审判活动的范围,体现司法的民主价值和司法的公正价值,进而提升司法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