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裁判文书行政文书包达五等十二人诉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上诉案二审行政赔偿裁定书
包达五等十二人诉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上诉案二审行政赔偿裁定书
来源:行政庭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1-28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裁 定 书
(2014)甘行赔终字第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包达五。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一得协。
上诉人(原审原告)汪佐英。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德基。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二洒。
上诉人(原审原告)包海空。
上诉人(原审原告)包有奴四。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木洒。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学良。
上诉人(原审原告)包尕格。
上诉人(原审原告)包安有不。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国林。
诉讼代表人包达五、马德基、包海空、马木洒。
上述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庆赫、彭振华,甘肃玉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简称:区政府)。住所地: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0号。
法定代表人张永财,区政府区长。
委托代理人王家聪。
委托代理人刘浩,甘肃吉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包达五等十二人因诉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兰行初赔字第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原审法院经审查认为,行政赔偿是指行政主体及其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造成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损害的,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由此可见,行政赔偿以被诉行政行为已被确认违法为前提条件。本案中,被告区政府根据兰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兰政办发(2010)164号《通知》要求,清退赵家庄马路市场,拆除治理范围内临时性建筑物、违章建筑的行为是对赵家庄桥河洪道综合治理行为,并非原告所主张的国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行为。故原告以被告区政府征收行为违法为由,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符合起诉的条件。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十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包达五等十二人的起诉。
上诉人包达五等十二人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上诉称:一审裁定认定被上诉人拆除上诉人房屋的行为属于“综合治理”而非“房屋征收”错误。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条、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上诉人所诉涉案房屋坐落于国有土地上且是房屋合法的所有权人,上诉人符合被征收人的主体资格要件;区政府实际上作为“房屋征收”和“土地开发”主体,主导并完成了全部工作,区政府拆除上诉人房屋的行为符合房屋征收的主体要件;区政府的拆除行为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被上诉人拆除上诉人房屋的目的符合房屋征收的要件。被上诉人的行为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关于征收补偿程序的规定。涉案房屋所占土地性质属于国有土地,一切在国有土地上的征收补偿活动都必须受《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调整和约束,被上诉人的行为违反了该条例第11-15条、第24条的规定,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对上诉人进行赔偿。一审裁定对被上诉人实施的具体行政行为定性错误,导致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被侵犯后无法得到应有的救济。故请求撤销(2014)兰行初赔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指令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由被上诉人承担诉讼费用。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造成损害的,有权请求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一条第(4)项规定:“赔偿请求人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4)加害行为为具体行政行为的,该行为已被确认为违法。……”本案中,上诉人包达五等十二人以被告区政府征收其房屋行为违法造成其财产损害为由,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关于包达五等十二人起诉区政府房屋征收行为违法一案,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兰行初字第1号裁定,以起诉无事实依据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包达五等十二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以(2014)甘行终字第127号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故在上诉人起诉的房屋征收行为未被依法确认违法的前提下,其提出的行政赔偿诉讼不符合法定的受理条件。一审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据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向东
代理审判员  刘 晶
代理审判员  赵静莉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任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