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治论坛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全市法院案件增长情况的调研报告
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全市法院案件增长情况的调研报告
来源:张掖中院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4-14

内容提要:全市法院收案数增长主要表现在民间借贷、银行借款两类案件异常增长上,且有渐增趋势。原因是前些年民间融资类企业经营不规范,逐利预期明显超过现实,甚至存在“高利贷”情形。受经济下行及借款人诚信缺失、政府监管部门履责不到位等因素影响,使大量纠纷涌向法院。人民调解组织和人民法院调处、结案率还不高,又使纠纷存量加大,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明显隐患。在调研的基础上,向党委、人大、政府提出五点建议,并明确法院五项措施,狠抓落实,以力挽纠纷解决困局。

   

近三年来,张掖市法院案件持续增长,2016年受理案件数居全省法院第二,甘州区法院受理案件数居全省基层法院首位。为了分析全市法院案件增长原因,今年3月初,市中级法院抽调专门人员组成调研组,先后到市工商局、市工信委、市金融办、市工商银行、市建设银行、市农业银行等部门调查了解,组织上述单位和律师代表召开座谈会7场次。深入辖属基层法院调研,与一线审判、执行法官座谈研讨6次,针对全市法院近三年来案件高发问题进行了深度的探讨、分析。现将调研情况汇报如下。

一、案件受理情况

调研组分析了全市法院近三年来的案件数量、类型、增幅情况,进行了系统的比较、梳理。2014年至2016年共受理各类案件93180件,其中诉讼案件61853件,执行案件30980件,分别占66%、33%。三年受理案件数分别为20531件、29221件、43428件,增幅为16.72%、43%、48%。在受理的61853件诉讼案件中,民商事案件共57690 件,分别为12723件、18593件、26374件,增幅为74%、46%、42%。其中,民间借贷和银行借款案件数增幅明显,共17749件,占民商事案件数的30.77%。三年受理民间借贷案件分别为2243件、4825件、8730件,增幅为92%、115%、81%;银行借款案件分别为391件、562件、998件,增幅为32 %、73%、77.6%。执行案件中涉及民间借贷、银行借款共计9194件,占30%。 

今年第一季度,全市法院共受理诉讼案件11130件,执行案件9084件。其中增幅大的案件仍是民间借贷、银行借款案件。分别为3067件、372件。执行案件中涉及民间借贷、银行借款的1426件。

从案件数和案件分类看,三年来,全市法院受理案件数普遍增长。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增幅平稳,民商事案件和执行案件大幅增长。甘州区法院三年来受理案件数为46050件,数量最多,增幅最大,民间借贷和银行借款案件增幅尤为明显;其中,民间借贷、银行借款案件分别为10111件、849件,占全市法院三年收案总数的10.85%、0.91 %。

机构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民商事案件

民间借贷案件

银行借款案件

民商事案件

民间借贷案件

银行借款案件

民商事案件

民间借贷案件

银行借款案件

甘州区法院

5958

1353

109

8685

3081

146

13157

5677

594

肃南县法院

298

27

3

388

21

9

496

77

21

民乐县法院

1490

233

127

2165

385

155

2749

702

115

临泽县法院

1253

252

74

1782

361

85

2328

522

229

高台县法院

1408

146

52

2537

682

98

3851

1102

176

山丹县法院

1626

189

25

2029

288

62

2558

489

77

中级法院

903

11

1

1179

15

7

1238

53

15

合计

12936

2211

391

18765

4833

562

26377

8622

1227

 

二、存在的突出问题

调研组针对民间借贷和银行借款案件数骤增问题,在组织召开座谈会、走访相关管理机构、金融部门和律师代表时,充分听取他们的意见,认真统计分析了相关数据资料。

 

全市民间融资机构分布情况

区域

投资咨询公司

典当公司

融资担保公司

小额贷款公司

甘州区

184

10

9

20

临泽县

18

0

3

1

高台县

8

0

2

2

山丹县

17

0

3

4

民乐县

7

0

3

2

肃南县

2

0

2

1

通过对市工商局、工信委、商务局、金融办等单位调研了解,投资咨询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是向顾客介绍国家的投资政策、法律法规,提供参考性的证券市场统计分析资料,代拟投资法律文件等。而在张掖市注册的投资咨询公司大部分都在进行着同一个业务--民间借贷。典当公司也在不同程度的从事民间借贷业务。融资担保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是为企业、公民其他组织提供融资担保,有些融资担保公司也在从事民间借贷业务。截止目前,这些融资担保公司已向无偿还能力的借款人代偿银行借款8000多万元,由此产生担保人与借款人之间的纠纷。小额贷款公司直接从事借贷业务,利率高于商业银行。至于“地下钱庄”情况因权限限制,未做调查。


各商业银行中,市建行从2015年开始不良贷款增加,金额达2.5亿元,主要原因是建行的贷款由民间担保公司进行担保,现在民间担保公司不能履行担保责任,造成贷款不能收回。市农业银行自去年以来,不良贷款高达1亿多元,涉案农户800多户。其他银行的情况较为正常。

通过向上述单位的同志座谈了解,结合全市法院案件受理、案件分类情况和今年第一季度案件受理情况比较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一是两级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数量与全市融资担保、小额贷款、投资咨询公司、典当公司在各县区的分布数量成正比。此类公司多的县区,民间借贷、金融贷款案件数就多,反之就少。

二是张掖市融资类投资担保公司开展的部分业务存在无序现象,成为还债不能、引发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案件的原因之一。2015-2016年发生在甘州区的10起非法拘禁犯罪案件,都是因民间借贷纠纷引起。

三是部分投资咨询公司、小额贷款公司逐利预期明显超过现实,存在“高利贷”嫌疑。一些民营企业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向投资咨询公司借款,因高额利息的拖累,偿还不能,频临倒闭;有些家庭借用“高利贷”无力偿还,因此致贫;有些借款自始就没打算偿还,严重影响了社会诚信。

四是各商业银行不同程度受到民间借贷、担保公司的影响,有些企业与民间担保贷款公司产生业务关系,拖累其无法偿还银行贷款。有些银行本身就与民间担保公司有业务关系,形成“利益链”,民间担保贷款公司出了问题,直接造成银行不良贷款增加。

五是2014年张掖市开展对金融秩序的清查整治,上述民间融资类公司生存空间得到挤压,民间借贷产生的第一波纠纷(贷款人与担保人之间的纠纷)在放贷人追讨无果的情况下,便向法院提起诉讼,造成2016年全市法院特别是甘州区法院诉讼案件数骤增。

六是从调研情况看,2016年全市法院受理案件数量并未达到最高点。普遍认为,由于民间借贷案件引发的纠纷正在发酵,贷款人与担保人之间的纠纷仍会增加。从今年第一季度法院受理的以上两类案件同比增幅为34%。民间借贷案件并未减少,银行借款案件又在增加,特别是甘州区法院受理民间借贷案件和银行借款案件的增长势头还将持续。

七是部分民间借贷、银行借款案件的被告背负巨额债务,在法院审理和执行时下落不明或故意躲避不到庭,造成“审案不到、执行不了”的情况。执行案件当事人下落不明或转移财产,造成“被执行人难找,执行财产难寻”的困局。

八是2016年,在全市法院审理的银行借款、民间借贷案件中,有律师代理的5113件、546件,占比32.2%、25.05%。

三、存在问题的原因

众所周知,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张掖市也不能例外。客观上讲,这是一些贷款不能偿还的原因之一。同样也存在主观方面的原因:

 一是有的政府机关在正确引导企业、公民用好国家鼓励民间融资的政策方面做的不够。相对民间资本富集的地区而言,可以有效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满足部分市场主体的资金需求。是否适合城乡人均年收入不足2万元的张掖市,一些政府管理部门前期预测论证欠缺。2010年国务院制定下发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0〕13号)随后,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重点工作分工的通知》。对政府相关部门职责要求、责任边界划分明确。但有些行政机关对已经审批注册的民间融资担保贷款机构的超范围经营、违反国家利率政策、非法集资等行为,监管不到位,致使民间借贷行为畸形发展。

二是民间融资机构按照政策分属不同的行政机关管理,投资咨询公司由工商局管理,融资担保公司由工信委管理、小额贷款公司由金融办管理、典当公司由商务局管理。各行政管理部门之间信息沟通不畅,有效的相互协调机制、诚信评价体系不完善。有的政府管理部门重审批、轻监管情形确实存在。

三是自去年以来农副产品、畜牧产品价格低迷,对全市养殖业、蔬菜种植业影响较大。有些养殖户、蔬菜种植户盲目贷款,加大基础投入,由于农畜产品市场不景气,无力偿还银行贷款,为了维持经营,又借了“高利贷”,增加还贷的风险。农村普遍存在“超前消费”,贷款购车、购房或擅自改变贷款用途,导致还款不能,产生了大量的贷款纠纷。

 四是有些银行在向农户发放贷款时,被申请借款的养殖户、种植户“牛羊满圈”“果蔬满园”等表象所蒙蔽,对背后的“隐形债务”未作细查,贷款到期时,借款人无力还贷。有些银行以民间担保公司作为借款的担保人,导致贷款无法收回。

五是张掖市对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作了积极的探索,虽然设立了基层人民调解、专业调解、民间和解等调解组织1042个,调解员队伍7681人,但由于人员素质和经费保障等因素,这一机制在化解社会矛盾中的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以甘州区法院为例,2016年向诉前调解组织移交民事纠纷1136件,调解成功率仅为22%。调解组织化解纠纷效果不佳,难以阻却纠纷涌向法院的势头。

六是张掖市现有注册律师238名,基层法律工作者65名,人数均居全省第二。据了解,2016年甘州区法院以上两类案件律师代理的占79.18%。从业律师多,案源竞争激烈。只有代理案件数量的增加,才能够有律师收入的增加,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七是公民法律意识的提高和风险、规则意识的缺乏相互交融,成为一对尖锐的矛盾。一方面在发生民事行为时很少考虑法律后果,甚至不计后果;另一方面权益受到损害后法律意识“唤醒”,主动接受调解的少,依赖法院诉讼维权的多。

八是以2016年甘州区法院结案情况为例,虽然结案数远超全省平均值,但仍有5863件未结,占全市法院66.82%,全省13.59%。旧存案件量大,新增量不减,由此形成不光彩的收案数“第一”。案件积案多也与一些法官素质不高,敬业精神不佳,甚至不作为、慢作为有关。

四、解决问题的路径

全市法院案件骤增,不仅是法院自身的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社会问题。甘州区法院2016年受理的案件数为23000件,按照甘州区人口50万计,一年间平均10个人之间就有一场诉讼。俗话讲“一场官司十年怨仇”,听任这种状态持续,则是一个较大的社会稳定隐患,直接影响着平安张掖建设。解决目前的问题,人民法院责无旁贷。更需要党委、政府有力的支持,需要人大的依法监督和全社会的参与。为此提出如下建议和对策:

(一)向党委、人大、政府的几点建议:

一是强化民间融资领域的综合治理,有效防止社会风险。张掖市民间融资机构分属不同行政机关管理,应加强部门之间的信息互通、齐抓共管。按照《张掖市重大事项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办法》,对稳定风险做出综合评估方可实施。组织相关部门对照该《办法》重新审视民间融资机构的经营行为对张掖市经济社会稳定产生的影响,并采取适当对策。     

二是依法规范民间融资机构的从业行为,强化各监管部门的责任意识。按照国家规定,对超范围经营的、违反国家金融利率政策的,在收贷过程中非法拘禁的、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等违法违规行为严厉打击。

三是完善金融机构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机制,建议重新评估民间担保公司担保能力,审定保证责任承担主体。要严格贷款准入,按照信贷制度进行贷款调查、审查。合理确定贷款额度,避免人为因素造成贷款逾期,形成借款纠纷。

四是借鉴外地经验,推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地方立法进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引入律师等第三方参与矛盾纠纷化解,尤其对民间借贷类纠纷进行专业化调解,注重纠纷解决的实效性。

五是结合“七五”普法,加强对公民法律意识、风险意识教育;强化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引导法人、自然人重约守信。

(二)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是人民法院义不容辞的职责。法院应当采取如下对策:

一是抓好执法办案第一要务。充分挖掘自身潜力,鼓励法官多办案、快办案、办好案。根据民间借贷、银行借款案件特点,因案施策,组建专业审判、执行团队,狠抓纠纷调解和裁判,力争减少案件存量。

二是完善法院调解与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的有效对接。与司法行政部门密切协作,选择业务素质高,调解能力强的人民调解员参与诉前人民调解员队伍,通过诉前调解,减少诉讼案件增量。

三是向信息技术要效益。积极推行法院案件信息业务标准体系建设,完善立案、阅卷、庭审、执行网上运行,促进办案效率和质量同步提升。

四是向司法改革要效益。落实司法责任制,让员额法官“说了算、快办案”,取消案件审批,促使全程提速;通过司法资源的调配(挂职办案、指定案件管辖等)解决基层法院尤其是甘州区法院“案多人少”问题。完善法官队伍考评办法,制定奖勤罚懒措施,倒逼法官提升审判、执行质效。

五是打好“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以最大勇气、最硬手段,破解执行难。

总之,目前法院案件的骤增,虽有其客观的必然性,但是,只要我们积极作为,迎难而上,务实苦干,我们一定能够摆脱目前的困局,克服困难,为平安、法治张掖建设作出积极贡献。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