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治论坛景泰县法院:重大误解与显失公平的理解及适用
景泰县法院:重大误解与显失公平的理解及适用
以一起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为例
来源:景泰县法院 作者:李连芳 发布时间:2016-10-25

一、案情介绍

20151012日,原告孙某起诉被告潘某称,20071226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0万元,约定借款月息0.2万元;200931日被告再次借款39万元后,清偿前笔借款利息至当日,并约定按200941日前还清,过期按每日5%计算违约金。此后,由小曾代为偿还后一笔借款10万元。201517日,被告顶给原告一辆小车价值8万元,另付现金2万元,剩余借款本息经多次催要未果。故请求被告偿还借款29万元及利息。该案庭审中,潘某提交了其与孙某201517日签订的协议书,主张所有借款本息均以协议的形式偿还清结(下称前案)。

鉴于潘某提供的证据及主张,孙某请求前案中止审理,并提起本案诉讼,诉称前述借款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谎称已经没有任何财产和能力偿还,只能用别人的车抵帐。原告信以为真,于201517日与被告签订协议书,约定以王某的甘D44698号小车抵付借款8万元,另付现金2万元,还清20071226日的借款本金,原告放弃200931日以后的利息。协议签订后,被告交给原告甘D44698号小车及现金2万元。但以后原告了解到被告有很多财产,并且每月有固定收入0.9万元。但当原告以前案起诉被告偿还39万元借款时,被告辩称39万元借款也包含在协议中。原告认为,被告在签订协议时,采取隐瞒财产和收入的欺骗手段,致使原告对其财产状况及收入产生重大误解,违背了原告的真实意思,协议内容显失公平。为此请求撤销201517日签订的协议书。潘某仍以201517日的协议书是对所有借款本息的清结为由抗辩。

本案经审理查明,原告系长期从事煤矿经营的企业主,被告系长期从事小生意的个体户。20071226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0万元并出具借条,注明月利息0.2万元。200931日,原告在借条中填写“利息给至0931日”的内容。同日,被告出具借条,载明今借孙某现金39万元整,按200941日还清,并约定若过期每日按总金额的5%承担违约金。之后被告在借条下部空白处填写了“已付10万元整”的内容,再之后原告在“已付10万元整”行下填写了“小曾”二字。201517日,原、被告签订协议书,载明:今潘某把王某甘D44698号车给孙某顶现金8万元,领付现金2万元,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至今以前车一切由潘某负责,过户以后由孙某负责。协议签订后,被告将甘D44698号车交付原告,之后又由车主王某向原告办理了过户手续。

二、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当事人对自己的诉讼请求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原告主张201517日所签协议中约定以车顶8万元、付现金2万元系偿还20071226日的借款10万元,被告不予认可,且与“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内容相悖。协议时双方就抵款车辆交付前后的责任承担等细节问题尚能详尽考虑,而对于“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这样重大的利益,原告不可能不注意并做全面权衡。原告签订协议书,正是对“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的确认。而10万元及39万元借款均在协议签订前形成,因而认定协议书是对原、被告之前所有债务清偿的约定。原告又不能提交其他证据予以证明“至今以前两人的帐”不包含39万元借款,故其该项主张无事实依据。其次,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的前提均是合同已经成立。原告既然主张协议书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又主张以车顶8万元、付现金2万元系偿还的20071226日的借款10万元,两项主张相互矛盾。原告具有完全民事行为并长期从事煤矿经营,对于协议中“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如此重大的内容不可能轻率、忽视,也不可能存在过失。至于是否对被告的偿还能力产生错误认识而自愿放弃部分利息达成协议,属于正常的交易风险而并非合同法规定的应当撤销的情形。其以此为由请求撤销协议,无法律依据。其三,至于小曾是否偿还10万元以及系用于偿还10万元的借款还是39万元的借款,也不论被告注明的“已付10万元整”是指小曾偿还还是其另外偿还,对双方所签订协议的效力并无影响。协议一经生效,对双方即产生约束力,均应全面诚实履行。综上,原告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五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该案宣判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三、评析观点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一条规定:“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方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可见,法律规定的重大误解,是指行为人对行为内容等发生的误解。而孙某主张的重大误解,依其诉陈,是潘某采取隐瞒财产和收入的欺骗手段,致使其对潘某的财产状况和收入情况产生重大误解。显然,孙某所主张的重大误解,是对潘某偿还能力的误解,与法律规定的重大误解内涵不同。孙某以其主张的重大误解为由请求撤销协议,无法律依据。

第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二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利用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没有经验,致使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可以认定为显失公平。”潘某系从事小生意的个体户,而孙某系从事煤矿经营的业主,就该起民间借贷关系,作为偿还义务人的潘某与孙某签订协议书,无任何优势存在。而孙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长期从事煤矿经营,应当具备丰富的交易经验和投资意识,也应当对投资风险有一定的预判能力。协议书的签订不可能出于其无经验,对于协议书中“至今以前两人的账全清”涉及其重大利益的内容,不可能轻率、忽视,也不可能存在过失。孙某借款给潘某并收取利息,本身是一种投资行为,投资必然存在风险。正因孙某对潘某的偿还能力产生误解,为降低损失、避免借款完全不能偿还的风险,自愿放弃部分利益,让潘某以实物抵偿借款,是对其权利的自由处分,不但未违背其真实意思,而且实现了其规避风险目的。因此,协议书的签订,不能认定明显违反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的情形存在,孙某主张协议显失公平,无事实依据。

第三,重大误解是指一方因自己的过错而对合同的内容等发生误解订立了合同,通常情况下,都是由表意人的过失行为造成。而显失公平通常是指一方利用其优势或者利用对方无经验、轻率等而与对方订立合同,从而发生显失公平的后果。两种情形的共同点是合同内容均为受损一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主张合同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的前提是合同已经成立。本案中,孙某既然主张协议书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则首先应当承认协议书中“至今以前两人的帐全清”内容的客观存在,否则,就不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的问题。而孙某既主张协议内容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又主张以车顶8万元、付现金2万元偿还的是20071226日的借款10万元。在同一协议中,两种冲突的事实不能同时存在,所以孙某的两项主张相互矛盾,其以此为由主张撤销协议,显然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