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裁判文书刑事文书被告人秦复中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被告人秦复中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来源:刑三庭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4-10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甘刑三终字第50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定西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女,汉族,1953年7月8日生,甘肃省渭源县人,农民,住渭源县清源镇星光村张家咀社。系被害人秦某甲之妻。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秦某乙,女,汉族,1971年7月8日生,籍贯、住址、职业同上,系被害人秦某甲长女。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秦某丙,女,汉族,1976年12月9日生,籍贯、住址、职业同上,系被害人秦某甲次女。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秦某丁,女,汉族,1979年1月26日生,籍贯、职业同上,住临洮县,系被害人秦某甲三女。

原审被告人秦复中,男,汉族,1943年6月20日生,初中文化,甘肃省渭源县人,农民,住渭源县。因本案于2013年6月2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渭源县看守所。

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定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秦复中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秦某乙、秦某丙、秦某丁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1月3日作出(2013)定中刑一初字第3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秦某乙、秦某丙、秦某丁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秦复中与被害人秦某戊父异母的兄弟,两人平时关系不好。2013年6月22日上午10时许,秦复中与秦彦中秦某甲县清源镇星光村张家咀社的山沟内相遇后,因琐事发生打架,秦复中持石块向秦彦中秦某甲、脸部击打,致秦彦中秦某甲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秦彦中秦某甲钝性暴力作用于面部,致颅脑损伤、颅内大面积出血、脑疝形成,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案发后,秦复中在投案自首途中被抓获。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受案登记表、现场勘查笔录、辨认笔录、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刑事照片、提取笔录、证人证言及被告人秦复中的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秦复中因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因本案发生在家族内部,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相比,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且被告人有自首情节,故对其可从轻处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的医疗费、丧葬费合理,应予支持;请求的死亡赔偿金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请求的李某某的生活费,因其与被害人均已年满60岁,故其生活费应由其成年子女承担。根据本案的事实、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秦复中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二、被告人秦复中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秦某乙、秦某丙、秦某丁请求的医疗费978.64元、丧葬费19566元,共计20544.64元(已赔偿20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秦某乙、秦某丙、秦某丁的上诉理由是:原判刑事部分事实不清,定性不准,量刑畸轻。民事部分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案登记表证明,该案系渭源县清源镇星光村张家咀社农民孙某某于2013年6月22日11时15分向渭源县公安局报的案。

2、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证明,现场位于渭源县清源镇星光村张家咀社石家湾沟东口的农路边,该农路距南沟过水路面东侧340cm处路边的草地上,有大量带血的卫生纸团;该纸团东侧108cm处草地28×30cm范围内有滩状的流淌血迹(标记为1号可疑血迹);该处血迹东南侧130cm处地面上30×180cm、200×90cm范围内有点片状的流淌血迹(标记为2号可疑血迹);该处血迹东侧有一13×10×7cm的不规则形石头,石头上浸染有大量血迹;石头东北侧30cm处地面上有一顶白色草帽。现场提取带血的卫生纸团、1、2号可疑血迹、石头、草帽。

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秦复中对作案现场进行指认,与现场勘验的地点一致;对提取的石头、草帽分别进行辨认,确认从现场提取的石头系其打秦彦中秦某甲的、从现场提取的草帽系其作案后遗留在现场的。

4、提取笔录证实,侦查人员提取秦复中血样一份、秦复中左袖部可疑血迹一处、秦彦中秦某甲份。

5、DNA检验鉴定意见书证明,在送检的现场提取的卫生纸上、现场提取的1号、2号、石头上、秦复中左袖部布片上的可疑血迹中均检出同一人血,经15个STR分型未排除秦彦中秦某甲该血痕为秦彦中秦某甲不支持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6、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一)尸表检验:秦彦中秦某甲左侧有10×9cm不规则形皮下出血伴局部表皮剥脱;左颧部外缘有2.5×0.2cm已缝合的横向创口,剪开缝线,创口哆开0.5cm,创角钝,创缘不齐,创壁不滑,深达颅腔;左耳前有4×0.2cm横向已缝合的创口,剪开缝线,创口哆开1cm,创角钝,创缘不齐,创道内有组织间桥,创道斜形向上深达颅腔,触及颧骨骨折;双眼周紫青、肿胀,右眼骴至面部右侧有10×8cm不规则形皮下出血伴局部表皮剥脱;右眼外骴处有1×0.2cm近似纵向已缝合的创口,剪开缝线,创口哆开0.3cm,创角钝,创缘不齐,深0.3cm;右耳前有4×0.3cm横向已缝合的挫裂创,剪开缝线,创口哆开0.5cm,创角钝,创缘不齐,创道深达颅腔,触及颧骨骨折;上唇肿胀,左侧4×2cm的区域内有大量的不规则形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上唇粘膜有大量的皮下出血;下唇左侧有1×0.5cm的不规则形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双手附有大量血迹,左膝关节处有1×1cm的不规则形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二)分析:1)、被检人面部的损伤,颅骨的骨折,其形态与钝器伤特征相符合,系生前钝性暴力多次打击所致;2)、颅内蛛网膜下腔的出血,小脑扁桃体疝的形成均与头部的损伤呈直接因果关系;3)综上所述,其死亡原因为颅脑损伤致颅内大面积出血、脑疝形成,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三)鉴定意见:秦彦中秦某甲钝性暴力作用于面部,致颅脑损伤、颅内大面积出血、脑疝形成,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

7、证人孙某某证明,2013年6月22日上午11时许,张某某和周菊梅来我家说,沟里有一个人,头上血染过着呢。我儿子秦某某先跑去看了,回来说被打的人是他爷爷。我就赶紧和李某某、秦某丙等人去看,我看见丈人秦彦中秦某甲坐着,头上的血往下流,人一声不喘,现场有个草帽,有一块血染的石头,地面上流有很多血,我就在秦彦中秦某甲出手机,拨打了“120”和“110”电话。

8、证人张某某证明,我和周菊梅看见沟底下有个人坐在地上,头上、身上全是血,我俩便去秦彦中秦某甲。秦某某先跑去看了,后跑回来说被打的人是他爷爷。我与孙某某、李某某、秦某丙、周菊梅等人跑下去看,我看见秦彦中秦某甲血,嘴里说把他抬到炕上去,秦家人就开始打‘120’和‘110’电话,后将人送往医院了。

9、证人秦某某证明,我跑到沟下面,看见有个人坐在草滩上,双手抱着,头勾倒着,我到这个人跟前看清是我爷爷,我爷爷的脸被打肿着,耳朵边破着,脸上、身上全是血。我就赶紧跑回家给家里人说了。

10、证人李某某证明,秦复中和秦彦中秦某甲琐事发生矛盾,两家关系不好。2013年6月22日上午,我们发现秦彦中秦某甲,将其送往渭源县医院抢救,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11、证人秦某丙证明,我到沟底下看见我父秦彦中秦某甲阳穴处、右脸上破着向外流血,一侧的眉毛上烂着,左脸上有抓烂的痕迹,嘴被打烂着,门牙也没有了,衣服上有血迹。我问我父是谁打下的,我父说是秦复中打的,并说头晕得很,把他抬到炕上去。后我们将他送往医院抢救,但抢救无效。

12、证人杨某某证明,我丈夫秦复中和秦某戊父异母的兄弟,两人关系不好,经常闹矛盾。

13、证人余某证明,2013年6月22日中午11时左右,我媳妇朱桂琴的姑父秦复中来到我家说,他和他三弟秦彦中打了一秦某甲要去投案,把他送一下。我就骑摩托车带秦复中去渭源县城,到县城后,秦复中说他还没有吃饭,吃完饭后就去投案,让我先回家,并让我给其大儿子打个电话,把秦彦中送到医秦某甲去。

14、证人秦某某证明,2013年6月22日中午11时左右,我在得知我父秦复中和我三叔秦彦中打架后秦某甲摩托车赶回家中,公安局的民警已在我家,同时我表妹韩爱萍给我打电话说,我父在县城她家里,让我赶快来。我就骑摩托车在前面走,民警开车在后面走,到县城亲戚家后,我就带我父去派出所,在地毯厂家属楼门口时,遇见派出所的民警,民警就把我父带上了警车。

15、证人秦某某证明,秦复中和秦彦中是同父秦某甲兄弟,两人素有矛盾。2013年6月22日早上,秦彦中的女婿秦某甲来叫我,说秦复中把秦彦中打伤了秦某甲帮着往医院送一下。我和孙某某来到现场,看见路边草滩上有一个石头,石头上有大量血迹。后我们将秦彦中送到医秦某甲,但没有抢救过来。

16、被告人秦复中的供述,我与三弟秦彦中素有矛秦某甲013年6月22日上午11时许,我在放羊回家的路上碰见秦彦中,双方秦某甲发生争吵、撕打,我把秦彦中摔倒在秦某甲左手抓住秦彦中的双手秦某甲夺过秦彦中手里的秦某甲在秦的嘴部砸了一石头,又在左右面部砸了四、五下,我看见秦的嘴、面部留着血,人当时不动了,我发现打的比较严重,就跑着离开了,后我去渭源县城投案自首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17、抓捕经过证明,2013年6月22日,渭源县公安局民警在渭源县原地毯厂家属楼将准备投案自首的秦复中抓捕归案。

18、收条证明,2013年6月23日,秦复中家属赔偿秦彦中家属丧秦某甲万元。

19、户籍证明证实,秦复中的年龄、住址等基本情况。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委托代理人原审时当庭提交以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四份,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年龄、住址等基本情况;

2、秦彦中的手机秦某甲一份,证明秦彦中的手机秦某甲当天通话情况,其中报案时间为11时15分;

3、医疗费发票五张,证明秦彦中的抢救秦某甲78.64元;

上述证据,经一审法院在开庭审理时当庭出示并质证、认证,经审查属实,予以确认。

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某、秦某乙、秦某丙、秦某丁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所提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不予支持;被告人秦复中没有上诉,公诉机关没有抗诉,刑事部分已经生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被告人刑事部分提出上诉于法无据,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秦复中伤害他人,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处刑及适用法律均正确,民事部分判赔适当,审判程序合法。经本院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沈晓发

代理审判员  唐庆华

代理审判员  薛艳君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胡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