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裁判文书刑事文书被告人胡双全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被告人胡双全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来源:刑三庭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4-10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甘刑三终字第107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陇南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某,女,汉族,1932年5月6日出生于甘肃省西和县,农民,住西和县。系本案被害人胡某甲之母。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某乙,女,汉族,1992年10月8日出生于甘肃省西和县,学生,住西和县。系本案被害人胡某甲之女。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某丙,男,汉族,1997年6月6日出生于甘肃省西和县,学生。系本案被害人胡某甲之子。

法定代理人王某某,女,汉族,1970年5月5日出生于甘肃西和县,农民,系胡某丙之母。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女,汉族,1970年5月5日出生于甘肃省西和县,农民。系本案被害人胡某甲之妻。

被告人胡双全,男,汉族,1977年12月13日出生于甘肃省西和县,小学文化,农民,住西和县。因本案于2013年8月3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和县看守所。

甘肃省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陇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胡双全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某、胡某乙、胡某丙、王某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7月23日作出(2014)陇刑一初字第1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胡双全服判。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某、胡某乙、胡某丙、王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胡双全和胡某甲(殁年42岁)二人均与同村妇女张某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素有矛盾。2013年8月30日晚11时许,胡双全到张某某家,与张某某发生完性关系后在床上聊天。8月31日凌晨约0时许,胡某甲酒后来到张某某家院子里,引起狗叫。胡双全下床躲到房门背后。张某某出门查看。胡双全拿上张某某家窗口上放的一把杀猪刀跑到张某某家房背后。张某某发现是胡某甲返回屋内将门关上没让胡某甲进屋。后来,胡双全听到张某某家电视机的声响,以为胡某甲离开,又来到张某某家院里,看见胡某甲还爬在张某某家的窗户上,跑出院子。胡某甲发现后追至胡双全家院子外面时,胡双全朝胡某甲身上打一石头,并喊有贼偷东西。胡双全父母胡某某、杜某某,邻居胡某某闻讯赶来劝架,将正在厮打的胡双全和胡某甲分开。胡某某将胡某甲拉到路桥边,胡某甲挣脱胡某某又返回胡双全家厮打劝架的村民胡喜儿,接着又厮打胡某某。胡双全见状,持杀猪刀将胡某甲颈部戳伤。胡某甲被送医途中,经医生检查,已经死亡。经法医鉴定,胡某甲系生前左颈部刺创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胡双全的亲属办理了被害人胡某甲的丧葬事宜。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情况说明证明,2013年8月31日2时许,西和县姜席镇上胡村胡某某电话报称,2013年8月31日凌晨其叔父胡某甲与本村的胡双全发生打架,胡双全用刀将胡某甲戳伤致死。接报后,西和县公安局立即赶到西和县姜席镇上胡村,将已被胡某甲亲房控制的胡双全抓获。之后将胡双全带到西和县公安局办案中心后受案。

2、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照片证明,现场位于西和县姜席镇上胡村,中心现场位于胡双全家北侧楼房西墙外的空地。空地东侧为胡双全家二层楼房,在距胡双全家二层楼房西墙外2.4米、距北侧河堤5.3米的空地见70cm×20cm范围内的点状血迹(1号血样),在相距胡双全家二层楼房西墙外3.5米、距北侧河堤5米的空地见70cm×60cm范围内的点状血迹(2号血样),在相距西侧河堤1.7米的空地见100cm×60cm范围内点状血迹。进入胡双全家东侧五间房屋中的三间可见:南侧炕上有一具男性尸体为胡某甲,尸体上身穿白色套头衣,左侧大面积血迹渗透,尸体旁有沾血的卫生纸团。勘查中提取了1、2号血样。

3、提取笔录、照片证明,2013年8月31日,公安人员在县局办案中心提取胡双全耳垂血一份、剪取胡双全上衣外套可疑血斑一处;2013年8月31日,公安人员在胡双全院内南侧大门口红砖堆与土墙之间隙提取单刃刺器一把(总长43cm、刃长20cm、宽4cm、把长23cm);2013年9月3日,公安人员在西和县看守所对胡双全黑色外套上的血迹进行提取。

4、辨认笔录、照片证明,2013年9月13日,经胡双全、张海红、胡丰足对不同形状的刀具进行混杂辨认,确认在胡双全院内南侧大门口红砖堆与土墙之间隙提取单刃刺器,系胡双全作案工具,并确认该刀子系张海红家的杀猪刀。

5、尸体勘验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证实,胡某甲左胸锁关节上方一横形1.5cm×0.5cm创口,创角一钝一锐(左钝右锐),创腔内无组织间桥,深达体腔。左腋中线第8肋水平见一1×0.3cm创口,内侧伴表皮延长痕,深达肌层,创角一钝一锐。探查见左颈部皮下肌肉出血,左锁骨下动脉断裂,创口沿胸廓上口内壁达左胸腔,积血量达2500ml。该损伤造成急性大出血并失血性休克,引发呼吸、循环衰竭,伤者在短时间内死亡,为致命伤。死者体表创口共两处,其中左颈部深达胸腔,创角一钝一锐,符合刺创特征,故分析致伤物为具有一定长度的单刃刺器,如匕首、屠宰刀等。死者躯干及四肢部位检见多处小面积表皮剥脱及皮下出血,结合案情及现场勘察分析,应为相互搏斗中形成的抓伤,擦挫伤等,与死因无关。检验意见,胡某甲系生前左颈部刺创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勘验中提取了死者随身所穿的白色套头衫一件、死者血样一份、死者肝脏组织约50g。

6、物证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送检的“现场单刃刺器刀刃上提取的可疑斑迹擦拭物(棉签)”、“现场地面1号可疑斑迹擦拭物(棉签)”、“现场地面2号可疑斑迹擦拭物(棉签)”及“嫌疑人所穿上衣上可疑斑迹(剪取)”中均检出同一DAN基因型,经15个STR分型未排除胡某甲,支持为胡某甲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送检的现场单刃刺器刀柄上提取的可疑斑迹擦拭物(棉签)未检出人血。

7、物证检验鉴定意见证实,送检的胡某甲血样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321mg/100mL。

8、证人张某某证明,我和胡双全、胡某甲都有不正当男女关系。2013年8月30日,大概10点多,胡双全来我家和我发生了性关系。过了一会,胡某甲进了我家院子,胡双全在门扇后藏了起来。我一看是胡某甲,问他干啥,他说喝酒了。进屋后,发现胡双全不见了,我就绑上了门,这时胡某甲叫我开门,我没有开。第二天听说胡某甲死了。我和胡某甲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胡双全也知道。两个月前,胡某甲到我家后,还没干啥,胡双全就把我家的门锁住了,可能是怨恨我和胡某甲在一起,胡双全把门打开,胡某甲就和胡双全厮打开了,胡某甲还拉住胡双全说要给我赔门,胡双全也答应了。从门被胡双全锁上后,胡某甲就对我说,要是胡双全再来,我就要了他的命。我还发现家里放在屋内电视柜旁窗台上以前我公公用过的杀猪刀子不见了。

9、证人胡喜儿证明,昨天晚上我听见胡双全和胡某甲吵架。当时胡双全骂着说贼偷他家啥哩。我出来时胡双全家楼道的院灯开着哩。在胡双全家大门外胡某甲往胡双全家里扑,说胡双全把他腰打了一石头。当时胡双全和他爸胡某某站在大门上骂,说是胡某甲偷他家的木头。我见他们撕在一起就过去往开拉。胡某某把胡某甲拉走了,我把胡双全拉开了,双方仍在骂。拉开后我发现胡双全手里拿的刀子,像杀猪刀,比较长,有个木把把。我劝胡双全等胡某甲明天酒醒了再说,但双方一直骂。我把胡双全劝回院子里后,我爸也劝胡某某,后胡某甲又骂着进来了,胡某甲进来就把我撕倒了,他可能把我当成胡双全了。在胡某甲把我撕住的时候,胡某某也就把胡某甲撕住了,这样我就和胡某甲、胡某某三人撕在了一起。胡某甲的妇人和胡某某进来就把我们拉开了,在大门外胡某甲的妇人骂胡双全家的人,说你们没打身上怎么有血。当时胡某甲已经躺在外面没声音了。我去看胸部有血,估计是胡双全在胡某甲扑进胡双全院子里和我、胡某某撕在一起时用刀子戳下的,但如何戳的我没看见。胡某甲的家人就叫来胡某某的车把胡某甲拉走了,走到村口又折了回来,胡某甲的家人又把胡某甲背到胡双全家了,当时人已经死了。公安局的人来了,把刀子也找到了,带着胡双全走了。

10、证人胡某某证明,2013年8月31日凌晨1点多,我听见侄儿胡双全在外面大喊他爸爸,说他家里有贼偷东西。我看见胡某某拉着胡某甲,我弟弟胡某某、我儿子胡喜儿站在胡双全家大门上。这时,胡某甲挣脱胡某某又跑到我家大门上,把我儿子胡喜儿一把摁倒在地,后来发现不是胡双全就又和胡某某厮打在一起,将胡某某摁倒在地厮打,这时胡双全从他家院子里跑出来,跑向胡某甲和胡某某撕扯着滚的地方,我也没有看见怎么弄的,胡某甲就倒在地上了。我过去看见胡某甲胸部全是血,脖子底下有一个伤口。

11、证人胡某某证明,昨天晚上,我听见儿子喊有贼偷东西,就跑到了院子。看见胡双全和胡某甲撕扯在一起,邻居胡某某在拉他们,我也去劝。胡某某把胡某甲拉走了。胡某甲挣脱胡某某又跑到我家大门上。这时,我侄儿胡喜儿也来了,胡某甲就打胡喜儿,胡喜儿说打错人了,胡某甲又跑到我跟前,用力在我脸上打了一巴掌,又将我摁倒在地上厮打,我感觉有人在拉扯胡某甲,等别人将胡某甲从我身上拉开时,我看到胡某甲的胸前衣服有血,紧接着胡某甲就倒下不动弹了。劝架的人来就说我儿子把胡某甲戳的重了,要赶紧往医院送。村主任胡某某开着车把胡某甲抬上车走了,走了不到十分钟,车又回来了,说人已经死了,接着胡某甲的亲房、邻居很多人就把胡某甲抬到我家炕上了。过了一阵子,公安局的人来把胡双全带走了。我没有看见谁把胡某甲戳的,但我估计是我儿子胡双全在胡某甲将我摁倒在地的时候从身后拿刀子之类的东西戳的。

12、证人杜某某证明,农历2013年7月24日晚上我听见胡双全喊他爸爸,说贼进来了。我出去看见胡双全和胡某甲相互打对方,我和丈夫还有胡某某就将两人分开。但胡某某没拉住,胡某甲又扑了上来。这时胡喜儿也来了,胡某甲过去抓住胡喜儿就打,胡喜儿说他又没惹胡某甲,胡某甲就放开了胡喜儿,胡某甲又打胡某某。这时,胡双全就过去和胡某甲相互打对方,胡某甲倒地上了。在场的人说是胡双全把胡某甲戳下了。

13、证人胡某某证明,2013年8月31日凌晨1点左右,我听见外面吵闹,出去看见胡双全和胡某甲撕扯在一起。我过去把他俩分开了。拉开后,他们两个还互相挑衅对方。我拉胡某甲劝他回家,但是他就是不回,还要往胡双全家走。这时胡某甲的老婆桂香子来了,我和桂香子一起劝胡某甲,胡某甲又一下子挣脱,又返回和胡双全撕扯在一起,都倒在地上了,当时胡某某也在跟前,我劝胡某某赶紧走,等我转身看见胡某甲被一个人扶着,胡某甲一下子蹲在地上,胡某甲说了一句我身上有血,就躺在了地上。

14、证人王某某证明,案发当晚,我丈夫喝了酒在外面转,我去找他,走到胡双全家,发现我丈夫躺在胡双全大门口不动了,身上全是血。接着我让侄儿胡瑞红叫人开车把我丈夫往医院送,送到村里学校门口时,碰见了胡双全和村上的胡某某,胡某某检查了胡某甲,说人死了。上来后,我们就把胡某甲放到胡双全家炕上了。胡双全和胡某甲打架的过程我没看见,我到的时候,胡双全看我来了,就拿着刀子往胡秃娃家房背后跑了,我过去把他抓住,问他管不管我丈夫,他就去找医生了。

15、证人胡某某证明,今天凌晨1点多,我们村的胡双全来找我,说用水果刀把一个贼脖子上戳了,叫我去看下。胡双全怕挨打,让我一个人去,但最后他还是和我去看了,走到上胡村小学门前时,碰见了胡某某开的面包车拉的胡某甲,我看了,发现人已经死了。

16、证人胡某某证明,今天凌晨1点多,我村的胡提儿、胡瑞红叫我把胡某甲往城里拉。我开车刚到村小学门口,村医胡某某骑着摩托带胡双全上来了,胡某某看了一下胡某甲,发现人死了,我见此就把车折回去了。

17、证人胡某某证明,2013年8月30日晚上喝酒,我与胡某甲、胡成明、胡东宁在我家喝酒,四人喝了13瓶啤酒,我们四人都没有醉,从18时喝到20时40分结束后,胡某甲、胡成明,胡东宁三人离开的。

18、证人胡某某证明,2013年8月30日晚上,我和胡某甲在我家喝酒,还有三个人。胡某甲是20时许来的,胡某甲来我家后,喝了有一瓶左右的酒。胡某甲走时没有喝醉。

19、证人胡某某证明,2013年8月31日凌晨,我二娘喊我说胡双全把胡某甲打重了。我就去看,发现我二叔胡某甲胸部衣服上都是血。我就报警了,后来人被拉到半路又回来了,说已经死了。我看胡双全在车上,就把胡双全控制住,后面派出所的人就来了。

20、被告人胡双全供述,由于张某某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我妻子也常年在外打工,慢慢地我就和张某某发展成了情人。农历五月的一天,我去张某某家,听见她和一个男的在说话,当时我就把门扣绑了想吓唬那个男的,叫他别再去张某某家了。绑完后就回家了,我害怕长时间被人发现,就去把门又打开了,发现那个男的是胡某甲,才知道胡某甲和张某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当时胡某甲打了我,把我打重了,胡某甲还拉我去给张某某赔门,张某某将胡某甲抱住后,我才逃脱了,在此之后,我就一直躲避着胡某甲,还和张某某偷偷摸摸的。2013年8月30日晚上11点多,我又去张某某家,与张某某过完性生活后聊天,直到第二天凌晨,外面狗叫,可能是胡某甲来了。我怕被发现,就躲在了炕对面的窗台底下,张某某就出去骂了。我看见胡某甲在外面好像找东西,我就悄悄的从张某某家出来,走到房背后躲胡某甲。出来前,我顺手拿上了张某某家窗台上的杀猪刀准备防身,因为我害怕胡某甲打我,他的个子比我大。然后我听到张某某和胡某甲争吵,张某某把胡某甲推了出来。等了一会听见有电视的声音,我以为胡某甲走了,我就从房背后出来了,出来后,看见胡某甲爬在张某某的窗台上往进看,我就跑了。这时胡某甲发现了我,后面追我。我跑回家后,胡某甲也跟来了,我就顺手拿一块石头朝胡某甲打了过去,我感觉打到了胡某甲,胡某甲在骂我过来撕扯我。胡某某就把我和胡某甲拉开。过了一会儿胡喜儿也来了。过了10分钟,胡某甲又来到我家院子,以为胡喜儿是我,就一把抓住胡喜儿,我父亲以为是打我,就上去用拳头打胡某甲,就这样三个人撕扯到了一起。我就过去用手里的杀猪刀在胡某甲的下半身戳了一下。这时我母亲把我拉到了房背后,过了几分钟,我父亲在喊叫,我就跑了过去,看见我父亲和胡喜儿将胡某甲压在了地上,我就跑过去用杀猪刀在胡某甲的上半身胡乱戳了一刀,结果戳到了脖子上。由于害怕我就把刀子藏在了我家大门外的一堆砖头和土墙中间的缝隙里。我看见胡某甲脖子上流血,感觉事情不对,就去找乡村医生胡某某,我和胡某某在小学门口碰见了胡某某开的车拉的胡某甲,胡某某看了下说人死了。之后我就也坐上胡某某的车往回返,返回后,胡某甲的亲房一直看着我。之后就被公安局的人抓走了。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胡双全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害人酒后追打被告人,被他人劝离后再次冲进他人家挑衅,追打,对本案的发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当被害人追至院内,被告人谎称有贼,致使矛盾激化。被告人趁被害人赤手空拳与他人撕扯而无实际伤害行为时,持刀戳刺,不构成正当防卫。被告人无逃跑行为,回村后,即被他人控制,不属投案。但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符合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亲属办理被害人丧葬事宜,对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胡双全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某、郑某某、胡某乙、胡某丙的诉讼请求;三、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杀猪刀一把,依法予以没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某、胡某乙、胡某丙、王某某上诉提出,被告人胡双全预谋杀人,手段凶残,后果严重,应依法严惩,判处死刑;以共犯依法追究被告人父亲胡某某的法律责任;被告人拒不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应依法严惩。并判决被告人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各项经济损失399946.2元。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胡双全和胡某甲(殁年42岁)二人均与同村妇女张某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为此,双方产生矛盾。2013年8月30日23时许,胡双全到张某某家二人发生性关系后,胡某甲也到张某某家。胡双全发现胡某甲即离开。胡某甲见状,即追赶胡双全。二人相互撕打,被他人劝解。当胡某甲又厮打村民胡喜儿、胡某某时,胡双全持杀猪刀将胡某甲致死的犯罪事实清楚。认定的证据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当庭宣读、出示并质证,经审查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对上诉人郑某某、胡某乙、胡某丙、王某某所提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胡某甲发现被告人胡双全与张某某同宿后,追打胡双全。被他人劝解后,仍不罢休,再次冲进胡双全家,并对劝架的村民进行殴打,对引发本案有—定过错责任。胡双全持刀实施伤害行为,主观上有伤害的故意,但不属预谋杀人。原审根据被告人胡双全的犯罪情节、后果等,判处刑罚,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刑事部分提出上诉,于法无据;本案中无任何证据证明被告人胡双全之父胡某某参与了犯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要求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因不属于实际损失,原审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故上诉人所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双全持械行凶,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处刑及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民事部分判决正确。经本院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沈晓发

代理审判员  李旭东

代理审判员  王 强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 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