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裁判文书刑事文书被告人赵成明、马孝学犯故意杀人罪、马孝学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被告人赵成明、马孝学犯故意杀人罪、马孝学犯故意伤害罪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来源:刑三庭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4-10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甘刑三终字第68号

原公诉机关甘肃省定西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马孝学,男,汉族,生于1984年2月1日,不识字,甘肃省岷县人,农民,住岷县。2012年12月5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2013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岷县看守所。

辩护人杨迎东,甘肃莽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刘顺仙,甘肃久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成明,男,汉族,生于1990年11月6日,小学文化,甘肃省岷县人,农民,住岷县。2012年12月5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2013年1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岷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甲,女,汉族,生于1955年3月18日,小学文化,甘肃省岷县人,农民,住岷县。系被害人赵某乙之母。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某,女,汉族,生于1990年4月18日,小学文化,籍贯、职业、住址同上。系被害人赵某乙之妻。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丙,女,汉族,生于2011年3月10日,籍贯、职业、住址同上。系被害人赵某乙之女。

法定代理人陈某某,系赵某丙之母。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丁,男,汉族,生于1989年7月16日,小学文化,籍贯、职业、住址同上。系被害人赵某乙之弟。

委托代理人王英,甘肃栖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定西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赵成明、马孝学犯故意杀人罪、马孝学犯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甲、陈某某、赵某丙、赵巧霞、赵某丁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一案,于2013年3月14日作出(2013)定中刑一初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马孝学、赵成明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甲、陈某某、赵某丙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12月4日16时许,被告人马孝学看见赵某丁后,便打电话叫来被告人赵成明,前往甘肃省岷县秦许乡泥地族村景某某麻将馆找赵某丁打架。随后被告人马孝学、赵成明与赵某丁发生争吵,赵成明持匕首将赵某丁胸部戳了一刀。赵某乙与赵成明、马孝学发生厮打,厮打过程中,赵某乙被戳伤胸部,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作案后,被告人赵成明和马孝学逃跑,次日,二人主动投案。经法医鉴定,赵某乙系锐器外力作用致心脏破裂死亡;赵某丁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有当庭宣读了报案材料、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现场勘验笔录、鉴定文书、物证、书证等证据证明。

2013年8月3日晚10时10分许,被告人马孝学、许孝平(另案处理)在甘肃省岷县看守所在押期间,以同监室在押人犯董强胜与他人说话影响其休息为由,对董强胜进行殴打,致董强胜左额颅骨骨折。经法医鉴定:董强胜损伤程度为轻伤。

认定上述事实,有立案材料、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监控录像、鉴定文书等证据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马孝学、赵成明持刀故意杀害他人,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马孝学打电话纠集被告人赵成明,掌握被害人线索、提出犯意、掌控犯罪后逃跑的交通工具和路线,在犯罪中起组织、指挥作用;被告人赵成明被马孝学叫来后,在犯罪中积极主动,直接选择被害人赵某丁胸部等要害部位捅刺,杀人意图明显。二被告人虽自动投案,但归案后均未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故均不应认定自首。被告人马孝学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马孝学一人犯数罪,对其应数罪并罚。辩护人辩称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等辩护理由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的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及住院伙食补助费等赔偿范围合理,但应按规定标准计算赔偿数额;请求的死亡赔偿金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马孝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赵成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对被告人马孝学限制减刑。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的因赵某乙死亡的丧葬费19566元、被抚养人赵某丙生活费35242.7元,合计54808.7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丁的经济损失医疗费4533.09元、误工费1198.5元、护理费119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80元、鉴定费150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8760.09元。以上共计63568.79元,由被告人马孝学、赵成明各负担50%,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赵成明已赔偿1000元,未赔偿余款共计62568.79元,于判决生效后立即履行。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其他诉讼请求。五、随案移交的作案工具折叠刀两把,依法没收。

上诉人马孝学的上诉理由是,在持刀戳伤致死赵某乙案中,一审认定其持刀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受害人赵某乙胸部被刀戳伤致死的行为,不是其持刀直接戳伤;量刑不当。在故意伤害一案中,受害人董强胜不遵守监规,有明显过错,量刑过重。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马孝学在戳伤致死赵某乙一案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定罪量刑;现有证据证明持刀戳被害人赵某乙致其死亡是被告人赵成明所为,马孝学自始至终未持刀戳被害人赵某乙和赵某丁;一审法院对马孝学在本案中的具体行为、作用的认定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马孝学有自首情节,依法应予认定,并依法从轻或减轻适用刑罚;量刑畸重。

上诉人赵成明的上诉理由是,受马孝学欺骗利用,戳赵某丁的刀是马孝学给的,赵某乙的致命伤是马孝学戳的,应当认定其投案自首,量刑过重。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甲、陈某某、赵某丙、赵某丁的上诉理由是,1、一审漏判死亡赔偿金、赡养费、停尸费,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即要求判赔赵某乙死亡赔偿金68494元,赵某甲赡养费2941.9元,停尸费400元;判赔赵某丁误工费36000元,护理费1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营养费9000元,共计132658.9元。2、改判马孝学、赵成明死刑,立即执行。

经审理查明,2012年12月4日16时许,上诉人马孝学看见赵某丁后,便打电话叫来上诉人赵成明,前往甘肃省岷县秦许乡泥地族村景某某麻将馆找赵某丁打架。随后上诉人马孝学、赵成明与赵某丁发生争吵,赵成明持匕首将赵某丁胸部戳了一刀。赵某乙与赵成明、马孝学发生厮打,厮打过程中,赵某乙被戳伤胸部,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作案后,上诉人赵成明和马孝学逃跑,次日,二人主动投案。经法医鉴定,赵某乙系锐器外力作用致心脏破裂死亡;赵某丁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接处警工作登记表、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明,2012年12月4日16时33分许,岷县公安局秦许乡派出所民警在巡逻过程中发现秦许乡泥地族村有人打架,到达现场后,发现有两人被戳伤,经抢救一人死亡,一人受伤,遂立案侦查。

2、抓捕经过证明,2012年12月5日,上诉人赵成明、马孝学分别在其亲戚的陪同下到岷县公安局投案。

3、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方位示意图及照片证明,2012年12月4日,侦查人员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现场位于岷县秦许乡泥地族村村民景某某家门前,中心现场位于大门正南侧5.9米处,此处路面为水泥路面,地面上在东西长360CM、南北宽180CM的范围内分别有40×40CM和35×20CM的血迹可疑物比较明显。勘查前,现场已被破坏。

4、指认、提取笔录及扣押清单、照片证明:

(1)2012年12月4日,侦查人员对现场东侧、西侧地面上血迹可疑物予以提取。

(2)2012年12月5日,在赵成明指认下,侦查人员在岷县十里镇古录村后山地里提取了带有血迹,长22厘米的折叠刀一把。

(3)2012年12月28日,侦查人员从岷县秦许乡秦许村三社村民刘某某家中,提取了马孝学作案后所留的长17.5厘米的单刃折叠刀一把。

5、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2013年3月11日,经赵成明对十张不同照片上的刀子辨认,确认提取的刀子就是其作案时使用的刀子;同日,经马孝学对十张不同照片上的刀子辨认,确认提取的刀子就是其案发当天所携带的刀子。

6、鉴定意见及照片

(1)定西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定)公(法医)鉴(尸体)字(2012)第201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报告证明,经检验死者胸部平双乳剑突偏左处有2.5CM×0.8CM的锐性创口,创口一角较锐,一角较钝,创缘整齐,创腔间无组织间桥,探及创口由右向左,深达肋骨,创深4.5CM。两手粘有大量血迹。右手第二掌骨背侧可见3CM×0.5CM的锐性创口,创缘整齐,创腔间未见组织间桥,创深达皮下组织。鉴定意见:赵某乙系锐器外力作用致心脏破裂死亡。

(2)定西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明,经鉴定:赵某丁损伤程度评定为轻微伤。

(3)甘肃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DNA个体识别鉴定书证明,经鉴定送检的匕首上、现场东侧、西侧地面可疑斑迹中检出人血,经15个STR分型未排除赵某乙,支持该血痕为赵某乙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4)岷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证明,从刘某某家中提取的匕首(马孝学所持)上未见可疑斑迹,故无送检条件。

7、受害人赵某丁证明,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赵某乙与马孝学吵过架,为此有矛盾。2012年12月4日下午4点多,我在同村景某某家麻将馆打牌,见我哥赵某乙、赵某某等人在打扑克。我刚坐下看时,同村的赵成明在景某某家大门上喊我,就到大门口问赵成明有啥做的吗,赵成明啥话也没喘,就把我胸部戳了一刀子,我转身在大路上跑,赵成明就到后面追,追了几步就再没追,在原地停住了,我也就转身回头,往回走时,看见马孝学把赵某乙胸部上捣了一拳,手放下来时,马孝学手里拿下一把小刀子,就明白马孝学把赵某乙戳下了。马孝学把赵某乙戳了后,就与赵成明逃跑,赵某乙就把赵成明从后面腰里抱住了,我就跑过去把赵成明拉住,准备往秦许派出所拉,赵成明的刀子就掉到地上了,马孝学过来把赵成明的刀子拾起,把我和赵成明往开拉,不到一分钟,赵某乙就倒在了地上,马孝学二人就骑摩托车朝县城方向跑了。我和赵某某等人就把赵某乙送到岷县中医院。

8、证人景某某证明,2012年12月4日下午4点多,我跟赵某丁、赵某乙、赵某某、祁召易等人在我家打扑克,马孝学在门口喊赵某丁:“佛明,你给爷出来”。我们看可能要打架,因马孝学和赵某丁以前有气。赵某丁出去时,我们几个人就跟了出去。出去时,见赵成明和马孝学在一起站着,我们就把马孝学往巷道里劝,这时赵成明拿刀子追赵某丁,追了十几米没追上,赵成明就转身回来了,正好把赵某乙碰上,赵成明骂赵某乙:“你还不成是阿么做呢”,并用刀子戳赵某乙,赵某乙用右手把刀子抓住了没戳上。后来再戳没戳没发现。当时我劝马孝学。大家拉劝马孝学的过程中,看见赵某乙从赵成明的身上溜下来倒在地上了,赵某乙胸部的伤是谁戳的,没有看见。后马孝学跑到路边骑上摩托车,喊着说:“赶紧走,还打啥着呢。”赵成明就坐上摩托车,二人向县城方向跑了。

9、证人马某某证明,2012年农历10月21日下午4点左右,我听见门外吵架,就出去看,见堂弟马孝学和同村的赵成明在景某某家麻将馆门前与赵某丁吵,赵成明手里有一把小刀子,我过去就把赵成明手里的刀子夺下了。这时赵某丁扑过来了,赵成明又把刀子夺回去了,接着朝赵某丁的胸部戳了一刀子。赵某乙跑过去就和赵成明两个拧住了。马孝学一直想扑过去帮助赵成明,被我在衣服上拉住了。后看见赵某乙站起来走了几步又跌倒了。这时赵某丁过来又和赵成明两个拧住了,我过去把两人劝开了。马孝学从我手里挣脱后就把摩托车发动起,带上赵成明朝县城方向跑了。

10、证人祁某某证明,2012年12月4日下午4时许,我和赵某乙、赵某某、祁召易在景某某家打扑克,赵某丁进来站在跟前看着呢。没一阵子,外面有人喊:“佛明你出来”。赵某丁、赵某乙都出去了,我们也就跟着出去了。到外面,赵某丁跟赵成明、马孝学吵起来了,赵某丁说:“不成要阿门做呢”,赵成明说:“整死你呢”,并持刀子就把佛明胸部戳了一刀子,赵某丁抱住胸部往下面跑,赵成明就追赶,这时佛光跑过来一把抱住赵成明说:“你要阿么做哩”,马孝学赶过去说:“整死你呢。”不一阵子,赵某乙就倒在地上,马孝学就骑摩托车带上赵成明朝县城方向跑了。赵某乙是谁戳的没看清楚。打架时赵成明和马孝学都拿着刀子,刀子都不太长。赵某乙、赵某丁什么东西都没拿。

11、证人景某证明,2012年12月4日我跟景某某等人在景某某家打麻将,听见外面吵架着哩,见赵某丁要出去时,我劝了一下,他撤脱就出去了。后我出去时,见赵成明把赵某丁压倒打着呢,马孝学也在跟前,赵某乙已经在地上爬着,被谁戳下的没看下。后赵成明和马孝学骑摩托车朝县城方向跑了。

12、证人赵某某、祁某某证明,赵某丁被喊出去后吵架,二人出去时,看见赵某乙已经在地上爬着,后赵某丁把赵某乙背往秦许卫生院。

13、证人马某某证明,案发当天,我抱着外孙女转到麻将馆附近时,见侄儿马孝学从麻将馆里刚出来,嘴里喊着:“你出来。”过了一会儿,麻将馆里出来了一个人,然后这个人就和赵成明撕打,两个人拿什么东西没看见。和赵成明厮打的那个人我认不得。马孝学在马某某开的小卖部门前被马某某在胳膊上拉住着呢,就抱着孩子回家了。

14、证人刘某某证明,2012年12月4日17时许,马孝学和赵成明骑摩托车来到我家洗脸,赵成明满身是血,脸上也是血,马孝学身上溅有几点血迹,马孝学说是骑摩托车摔的,我就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赵成明换上,洗完脸后,两人就走了,因赵成明的衣服血满着呢,我就塞到炕洞里烧了。过了几天,父亲在草房里找出这把刀子,我想就是马孝学的刀子,刀子合住没打开,上面没有血,就交给派出所的警察了。

15、证人刘某某证明,2012年大约农历11月份的一天,我在草房地上发现一把刀子,当时刀子是合上的,刀子上面有没有血迹没注意。就把刀子拾起来问儿子刘某某,儿子说不知道刀子是哪儿来的。后我把刀子扔到房檐台上。过了几天,儿子说那把刀子被秦许派出所的人拿走了。

16、证人景某某证明,其把马孝学领到岷县公安局投案。

17、证人赵某某证明,其把赵成明领到岷县公安局投案。

18、上诉人赵成明供述,2012年12月4日下午4点左右,马孝学打电话说赵某乙、赵某丁两弟兄在景某某的麻将馆里,叫去打他们,我到麻将馆门口时,马孝学在麻将馆门上站着,我就叫喊赵某丁,赵某丁出来后双方互骂,见赵某丁手里拿一夹煤夹子冲出来要打我,我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把折叠刀,把赵某丁胸部戳了一刀子,赵某丁就跑,我在追赵某丁时,赵某乙冲过来要打我,我就用刀子戳赵某乙,赵某乙把刀子抓住了,赵某丁就返回来把我的头发撕住,两兄弟用拳脚打我,景某某、马某某就过来拉住了,我站起来时,马孝学说赶紧走,并将摩托车发动起,二人就跑了,后我将戳人的刀子扔在古录山上的地里,在山上躲了一晚上。当天打架时马孝学带着刀子,我看见马孝学在赵某乙肚子上戳了一刀子。

19、上诉人马孝学供述,2011年冬天,赵某乙喝醉后和赵某丁把我打了一顿,因此之间有矛盾。2012年12月4日,他和赵成明、赵标培、许碧军等人喝酒,后骑摩托车带赵标培到修摩托车的地方,被赵某丁瞪了一眼,我就给赵成明打电话说:“赵某丁瞪我着呢。”赵成明说;“整(打架的意思)。”我就到景某某家麻将馆门上,赵成明将赵某丁喊了出来,赵某丁拿火夹子出来后就骂我和赵成明,赵成明就和赵某丁互相撕住,并把赵某丁胸部戳了一刀子,赵某丁就跑了,赵成明追时,赵某乙把赵成明脊背里抱住,两个就撕扯,赵成明扯脱要跑,赵某乙把赵成明胳膊上撕住,赵成明就在赵某乙胸部戳了几刀子。这时赵某丁过来把赵成明头发撕住打。我就过去劝开并把摩托车发动起,赵成明跑过来坐上摩托车,二人到许家村刘某某家将脸上的血洗了。打架当天,我带有一把折叠刀,但没拿出来,在刘某某家赵成明洗脸时,我把刀子扔在沙发上了。刀子是2012年春天我在县城公园门口20元买的。

20、收条、领条证明,2012年12月6日,赵成明家属赔偿丧葬费1000元及被赵某乙家属领取的事实。

2013年8月3日晚10时10分许,上诉人马孝学、许孝平(另案处理)在甘肃省岷县看守所在押期间,以同监室在押人犯董强胜与他人说话影响其休息为由,对董强胜进行殴打,致董强胜左额颅骨骨折。经法医鉴定:董强胜损伤程度为轻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接处警工作登记表、受案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各一份证明,2013年9月21日9时9分,岷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反恐中队接到岷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称2013年8月3日22时许,岷县看守所在押人员马孝学、许孝平、李军平将同监室在押犯人董强胜殴打,致董强胜左额颅骨骨折,需追究刑事责任,遂立案侦查。

2、岷县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书证明,经法医学鉴定,董强胜经岷县人民医院CT扫描:左额颅骨骨质不连续,部分碎骨块突入颅内,左额颅骨骨折。鉴定意见:董强胜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

3、岷县看守所的监控视频证明,马孝学伙同他人殴打被害人董强胜的事实经过。

4、受害人董强胜证明,2013年8月3日晚,我和跟前的严想成小声说话,同号室的马孝学听见后就说:“你们骂啥人着呢”,我说:“我们没有骂人”,马孝学就和许孝平下床来在我脸上、头上打,李军平从后面抱住。监控的工作人员在对讲系统上喊话,说不要打架,马孝学二人继续在我头部用拳砸,用膝盖顶,打了一分钟,管教民警就进来制止了。

5、证人李军平证明,2013年8月3日晚,我在睡觉时,见马孝学撕住董强胜打着呢,严想成在拉劝马孝学,我怕董强胜打马孝学,就起床将董从身后拦腰抱住了,许孝平就过来打董强胜,被张勇劝住了,后马孝学、许孝平又挣脱,上去将董强胜打了几下,具体怎么打的没有看清楚,一会儿后,管教民警就进来制止了。

6、证人张勇证明,2013年8月3日,同号室的董强胜和严想成小声说话时,马孝学骂了句:“皮夹紧”,董强胜说:“我们也没说个啥”,马孝学就骂了句:“你妈的皮”,并过来打董强胜,被严想成拉住,许孝平就过来打董强胜说:“把这怂往死里打,打着平抬上出去。”并在董强胜头部、脸部乱打,我就拉许孝平。这时马孝学就挣脱严想成过来,用膝盖在董胜强头部顶了四、五膝盖,主要是马孝学那几膝盖顶得厉害。

7、证人严想成证明,晚上大家都睡下了,我和跟前的董强胜说了几句我案子的话,睡在二铺的马孝学就骂:“皮夹住,别说话了”,董强胜问他:“好好说话,你骂谁着呢”,马孝学说:“就骂你呢,我就看你这个二球不顺眼”,说着就起床过来朝董强胜捣了一拳,我就把马孝学劝到一旁。许孝平就过来打董强胜,被张勇劝住了。马孝学推开我,跑过去把坐在床上的董强胜的头部顶了几膝盖,号室里的其他几个人就来拉劝,管教民警就来了。

8、同案许孝平供述:2013年8月3日晚10点,董强胜和严想成说话,我和马孝学就说:“别吵了,大家要睡觉。”董就说:“还求事情多的很。”马孝学就过去打董强胜,董没有还手,我就过去把董踏了一脚,马孝学还撕打,管教民警就进来制止了。

9、上诉人马孝学供述:2013年8月3日晚10点过几分,我们号室的人都睡了,同号室的董强胜等人说话吵得大家都睡不着,我和许孝平制止时,董顶撞,我将董强胜背部砸了几拳,许孝平继续与董强胜撕打,具体怎么打的,没有看清楚。

上述证据,经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时当庭出示、质证、认证,在二审期间,二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未提出新的证据,经对上述证据审查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马孝学纠集上诉人赵成明到被害人赵某乙、赵某丁处报复,致被害人赵某乙死亡,赵某丁轻伤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量刑及适用法律均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对上诉人马孝学、赵成明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马孝学、赵成明持刀捅刺被害人赵某乙、赵某丁胸部等要害部位,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上诉人马孝学因与被害人事先有纠纷,产生矛盾,打电话纠集上诉人赵成明,提出犯意,在犯罪中起组织、指挥作用,作案后又驾驶摩托车带赵成明逃离现场,应对全案负责;上诉人赵成明明知马孝学纠集其报复被害人,持刀赶往现场,在犯罪中持械作案,并持刀捅刺被害人赵某丁胸部等要害部位,行为积极主动。二上诉人均系主犯,应从重处罚。二上诉人虽自动投案,但归案后均未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不属于自首。上诉人马孝学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不遵守监规,殴打同监室羁押人员,并致其轻伤,应予以处罚。原审判决根据二上诉人在本案中的性质、作用、地位及危害后果对其定罪量刑并无不当,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上诉理由,经查,所提改判上诉人马孝学、赵成明死刑,立即执行的诉求于法无据;所提赔偿死亡赔偿金、赡养费、停尸费没有相关法律规定;所提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一审法院根据相关标准判赔适当。故本院不予支持。经本院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二百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本裁定即为核准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定中刑初字第31号认定被告人马孝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的刑事裁定。

审 判 长  侯 磊

代理审判员  唐庆华

代理审判员  李旭东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 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