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新闻发布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发布会

甘肃高院通报近三年全省法院禁毒工作情况

来源: 作者:虎文心 张艺博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7/6/26 3:55:02 阅读次数:1089407
字号:A A    颜色:

DSC_9457_副本.jpg

6月23日,甘肃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全面介绍近三年来全省各级人民法院参与禁毒综合治理取得的成效和做法,并公开发布四起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据悉,2014年-2017年5月,甘肃高院共受理各类毒品案件230件482人,审结212件441人,在已生效判决中,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含五年)、无期徒刑、死刑共计427人,重刑率98.39%。其中公斤级以上毒品犯罪案件75件193人,严惩了一批重大毒品犯罪分子。

甘肃高院介绍,近年来我省毒品犯罪案件呈现以下特点:一是案件数量连年持续增长,增长速度保持在两位数,形势严峻。二是涉案罪名相对集中,主要以贩卖、运输为主。三是涉案毒品数量越来越大,公斤级以上毒品犯罪案件数量逐年上升。四是涉毒种类增多,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五是毒品犯罪手段隐蔽性越来越强,化整为零的零星贩毒突出,被告人反侦察能力提高,“以贩养吸”现象大量存在,获取直接证据愈加困难,案件审理难度日益加大。六是地域特点突出,相对集中在兰州、临夏等地,呈内外勾结,形成制造、贩卖、运输、走私毒品“一条龙”,涉案人员多为无业人员,且文化程度低,家庭生活较为困难。从西南地区运入我省的大宗毒品案件逐年增多。

根据禁毒工作的需要,甘肃高院全力打造精准打击毒品犯罪的能力建设,结合全省各级法院办理毒品犯罪案件的司法实际,将较为突出、具有共性的证据采信、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的问题进行汇总、梳理,结合个案加强业务指导,要求各级法院严把毒品犯罪死刑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确保案件质量,落实精准打击。各级法院在做好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的同时,充分利用审判资源优势,不断强化禁毒综合治理,采取多种行之有效的方式,集中开展禁毒宣传教育活动,目前禁毒宣传进校园、进社区,在各级法院已成为常态。

 

重大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一、马成龙贩卖毒品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马成龙,男,东乡族,1965年4月19日出生,农民。

2009年9月24日马成龙指使胡路梅(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将24万元毒资款汇往境外杨彩萍的银行账户。2009年11月马成龙从甘肃乘飞机至云南,指使胡路梅为其租了昆明市某小区501室。2010年1月17日中午寸德升(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受毒贩文恩华的指使来到昆明市昆明饭店附近与马成龙、胡路梅交易。马成龙打电话叫马振富(同案被告人,已判刑)送钱。马振富赶来将钱交给马成龙,马成龙又将3万元交给了胡路梅,并指使胡随寸德升去取毒品。后寸德升从其租住处的衣柜中取出伪装成香烟的毒品16条,胡路梅付款后将毒品装进箱子带往马成龙租住处。期间胡路梅按照马成龙的电话指示取出两条香烟包装的毒品交给在楼下等候的马成龙,马成龙转交给马振富。马振富携带毒品行至该小区大门口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查获毒品海洛因1 873.2克。马成龙、胡路梅返回住处后,马成龙将箱子内的香烟盒全部拆开,取出其中的毒品,装入塑料袋中藏匿于卧室的衣柜内,并给寸德升打电话称“数量不够”。后马成龙、胡路梅携带烟盒和部分香烟等毒品包装物下楼时,被公安人员抓获,从其租住的卧室衣柜内,查获藏匿的毒品海洛因10 576.5克。次日寸德升被抓获。以上毒品海洛因共计12 449.7克。海洛因含量60%。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马成龙核准了死刑。

法院认为,被告人马成龙为贩卖而组织实施毒品交易,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马成龙在与胡路梅共同贩卖毒品过程中,积极联系购买,组织人员接取毒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且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大,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严惩。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马成龙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罪犯马成龙已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三)典型意义

这是我省人员外流跨省贩毒的典型案例,目前我省外流人员贩毒已发展到与境外贩毒人员直接交易,减少了中间环节,交易通道更加诡秘,社会危害性更大。人民法院根据马成龙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死刑,体现了对此类毒品犯罪严惩的态度。

 

二、石青贩卖、运输毒品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石青,男,回族,1985年9月2日出生,无业。

2012年8月,被告人石青指使沙文玉(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赴缅甸当人质预谋购买毒品,并指使尹东福(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前往云南接运毒品未果。2013年元月,石青与尹东福准备车辆欲再次贩运毒品,并安排马永孝(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至云南准备接运毒品。1月28日,沙文玉按石青指使,将100万元现金从甘肃送至云南安宁市潞西市遮放镇交给接款人。29日,马永孝按石青指使,从云南安宁市一中学门口接到装毒品的手提箱,交给尹东福。尹东福将毒品藏匿于所驾车辆的四个车门夹层内。2月1日11时许,尹东福驾驶藏匿毒品的车辆从昆明出发前往甘肃和政县。2月3日19时许,途经甘肃碌曲县班佑收费站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查获毒品海洛因30 182.1克,海洛因含量63.34%。2月4日石青、马永孝、沙文玉相继在青海、和政、临夏市被抓获。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石青核准了死刑。

法院认为,被告人石青为牟利大量贩卖、运输毒品海洛因,其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在贩卖、运输毒品共同犯罪中,石青出资、联系购买毒品,指使同案被告人尹东福、马永孝、沙文玉交付毒资、交接、藏匿、运输毒品,系主犯,其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含量高,社会危害大,依法应予严惩。据此,依法对被告人石青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罪犯石青已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三)典型意义

近年来,毒品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细致、毒品数量巨大的特点愈加突出,加大了侦办工作的难度,体现了更大的社会危害性。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在准确认定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基础上,切实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地位和作用最为突出的主犯依法严惩,始终保持高压态势。

 

三、马义忠运输毒品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马义忠,男,回族,1968年3月20日出生,农民。

2013年11月份,被告人马义忠与马义山(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商议欲给他人从云南大理往甘肃临夏运输毒品。马义忠让马义山找一司机,马义山通过“马宝虎”(另案处理)以5万元运费雇佣了马哈三(同案被告人,已判刑)。11月8日,马义忠、马哈三驾驶一东风半挂车,从甘肃省广河县出发,于11月13日在云南省大理东出口一加油站附近,马义忠接到毒品后,与马哈三将毒品藏匿在车上后返回。11月18日16时许,二人驾车行至甘肃省临合公路双城收费站时,被公安人员抓获,从二人驾驶的车辆上查获毒品海洛因两大包34块,共12 458.3克,海洛因含量分别为33.95%、44.02%。当日17时许,在广河县将马义山抓获。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马义忠核准了死刑。

法院认为,被告人马义忠为谋取非法利益大量运输毒品,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马义忠在运输毒品共同犯罪中,系犯罪故意的提起者,指使同案被告人马义山寻找司机,与马义山共同完成毒品交接,指使并与同案被告人马哈三实施藏匿毒品,在具体运输毒品过程中处于组织、指挥地位,是地位和作用最为突出的主犯,且毒品数量巨大,应依法严惩。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马义忠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罪犯马义忠已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三)典型意义

为牟取高额报酬而专业从事运输毒品,不同于为挣取少量运费而受人指使、雇用运输毒品的情形,前者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更大,应当依法予以严惩。本案涉毒数量巨大,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马义忠的罪责最为突出,人民法院根据马义忠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综合考虑其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对其判处死刑,体现了对此类运输毒品犯罪的严惩政策。

 

四、卡学龙运输毒品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卡学龙,男,东乡族,1986年6月26日出生,农民。

2013年12月初,被告人卡学龙与马洒二东(同案被告人)共谋前往云南运输毒品。2013年12月26日13时30分许,公安人员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收费站将二人驾驶返程的运毒车辆截获,当场从该车货箱中的双肩背包内查获毒品海洛因52块,共26 750克,海洛因含量为60.58%。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卡学龙核准了死刑。

被告人卡学龙为牟取高额报酬运输毒品,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在运输毒品的共同犯罪中,卡学龙积极主动邀约马洒二东一起拉运毒、提议在获取30万元的高额运费后与马洒二东平分,在运毒途中与其上线频繁联系接受指令等等,均表现出较强的独立性和主动性,地位和作用均大于同案被告人,且毒品数量特别巨大。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卡学龙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罪犯卡学龙已被依法执行了死刑。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为牟取高额报酬,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的典型案例,虽无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其他毒品犯罪,但为高额利益而积极主动、大肆运输毒品,欲打通运输毒品的通道,与进一步萎缩毒品消费市场的禁毒目标相悖离。严厉打击重大运输毒品犯罪,压缩、消减毒品非法供应市场,也是人民法院参与禁毒综合治理的重要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