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甘肃法院网,今天是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审判监督
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监督

【全省法院一周案件新闻速览】周某进等84人 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

来源:省法院融媒体中心 作者: 责任编辑:李瑞 发布时间:2020/9/7 15:12:38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430.jpg


每周三分钟

速览全省法院审判执行案件新闻

9月7日星期一,农历七月二十


审判案件新闻



周某进等84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


9月3日,武威中院对周某进等84人涉黑案依法公开宣判。该案系甘肃高院指定武威中院管辖犯罪人数最多、涉及罪名众多的重特大涉黑案件。涉案人数多达84人、涉及犯罪事实34起、涉及罪名16个,各类卷宗近400册,庭审历时10天,判决书743页52万余字……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640.jpg


武威中院审理查明,自2006年以来,被告人周某进通过笼络亲属同乡、网罗违法犯罪前科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为其效力,在酒泉、嘉峪关及周边地区通过投资经营电玩城、水疗会馆、娱乐会所等,开设赌场、组织卖淫,逐步建立起以其本人为组织、领导者,以闫某林、石某燕为领导者,骨干成员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势力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内部采用公司化管理模式,形成严格的“帮规纪律”,使得组织成员在参与违法犯罪活动时唯命是从,有恃无恐。为攫取巨额非法利益,该组织长期通过投资经营的企业,实施组织卖淫、开设赌场、聚众赌博、高利放贷、非法讨债、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严重危害社会安全稳定,造成群众极大的心理恐惧。


2018年8月,周某进发起成立酒泉市湖北商会,并担任会长寻求身份光环,企图由黑洗白。案发后,公安机关冻结该组织成员银行账户58个,冻结银行存款600903.99元,扣押现金76016元、车辆5辆,查封不动产6处,缴获双管猎枪1支、子弹23发、毒品K粉26.5克。


武威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周某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故意伤害罪、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赌博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妨害作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47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二十四年到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对该组织中的2名骨干成员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45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打财断血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经济基础;对案件查明的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和聚敛的财物及其收益,依法没收。36名非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涉案被告人亦被分别判处刑罚。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开庭


8月26日,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受贿、滥用职权一案。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644.jpg


甘肃省检察院兰州铁路运输分院指控,2006年至2018年,被告人张令平利用担任金昌市委组织部部长、副书记,金昌市市长、市委书记,定西市委书记和甘肃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2434万余元。


2014年至2015年,时任定西市委书记的被告人张令平在招商引资项目中,指示时任定西市国土局负责人按每亩地不超过20万元的价格出让土地使用权,迫于压力,国土局负责人安排陇西大发土地咨询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制作了出让价格为每亩21.3万元的虚假评估报告,后确定以每亩21.5万元的价格挂牌出让,最终使定西亿联公司以每亩22万元、总价5717.8万元取得定西经济开发区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商服区约260亩土地使用权,定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又向定西亿联公司返还超出每亩20万元的部分计519.82万元,造成国有资产损失1.24亿余元。


省检察院兰州铁路运输分院以被告人张令平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提请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法庭宣读了庭前会议报告,明确了控辩双方争议焦点,围绕焦点展开庭审调查。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张令平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被告人张令平作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法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的各项诉讼权利。各界群众30余人旁听了庭审,本案将择期宣判。


西固区法院公开宣判一起疫情期间生产销售伪劣防疫用品案


8月31日,西固区法院公开宣判一起疫情期间生产销售伪劣防疫用品案件。


农历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防疫形势陡然严峻。正值全国人民共同抗疫的关键时期,被告人韦某、刘某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自1月27日至2月6日先后从山东、安徽、山西等地购进伪劣防疫口罩40520只,并在兰州市西固区范围内售卖,非法获利超过15万元。2月7日,韦某、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648.jpg


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追回并扣押韦某销售、未销售口罩共计32472只,金额190597元(其中已销售口罩共计6012只,金额90049元;未销售口罩共计26460只,金额100548元);追回并扣押刘某销售、未销售口罩共计3205只,金额62318元(其中已销售口罩共计2650只,金额53993元;未销售口罩共计555只,金额8325元)。经相关部门鉴定,韦某、刘某销售的所有口罩均不符合GB2626-2006标准要求。


8月10日,西固区检察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对韦某、刘某二人提起公诉。8月26日,西固区法院对本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并于8月31日公开宣判:被告人韦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罚金15万元;被告人刘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5万元,并依法没收扣押在案的全部口罩。两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不提出上诉。


首犯获刑十年六个月 梁某贤等33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公开宣判


8月27日,庆阳市西峰区法院依法公开宣判了原庆阳市兰飞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梁某贤、监事梁某等33人恶势力犯罪集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案。判处该恶势力犯罪集团首犯梁某贤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万元;判处主犯张某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判处主犯梁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万元,同时对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他人员判处四年六个月至一年三个月不等的刑罚。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652.jpg


审理查明,在2007年、2012年、2014年、2015年,被告人梁某贤为获取高额利息,以兰飞公司及个人名义向社会高息放贷,借款人如不能按期归还,梁某贤、梁某便纠集公司员工对借款人员的经营场所采取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字样横幅、统一身穿“讨债”字样马甲、阻堵大门、喷涂墙面、派驻人员据守、阻挡客户进入、断电等手段进行滋扰、纠缠,强拿硬要和强迫转让股份、产权的方式在公共场所聚众造势,暴力讨债。在实施暴力讨债时,由梁某贤、梁某指挥,统一安排张某等其他成员组成讨债团伙,前往讨债对象经营场所后自报系兰飞公司员工,对受害群众造成心理震慑,进而达到讨债目的。团伙员工若不听其指示,便对成员进行训斥且大打出手。梁某贤纠集公司员工组成讨债组织,逐渐形成了以其和梁某二人为首要分子,李某平等三人为重要成员,张某等二十八人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该犯罪集团内部层级明确且成员相对固定,多次采用“软暴力”的讨债手段,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案发时,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实施寻衅滋事6起、强迫交易2起、非法拘禁1起、故意伤害1起。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梁某贤为获取高额利息,向社会高息放贷,并纠集被告人梁某、张某等人有组织地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手段讨要债务,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梁某贤、梁某、张某等三十三人的行为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属于恶势力犯罪,依法应予以严惩,遂作出如上判决。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房子归属成谜,看法院如何确权止争


近日西固区法院在受理的一起离婚后财产分割案件中,因为一个“程咬金”的半路杀出,令这起原本简单的案件变得疑点重重。


3月,曹某与张某在民政局登记离婚,离婚时,二人已就财产分割与子女抚养权归属问题达成协议。可是4个月之后,张某却将曹某诉至西固区法院,要求分割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登记在曹某名下的两套房产。既然两人离婚时已对财产进行了分割,为什么偏偏漏掉了房产这样一项重要的财产呢?难道曹某在离婚时隐瞒了这两套房产?


带着这样的疑问,办案法官仔细翻阅着本案的卷宗材料,可案卷中显示的内容更令法官感到不解。原告提交的房产证复印件上显示,这两套房产都是在2018年登记在被告曹某名下,一套房产的登记时间为2018年9月,另一套的登记时间为2018年11月。时隔不到两个月就购得两套房产,这对于一个寻常人家而言绝非一件易事,可曹某居然能瞒得滴水不漏,以至于张某在离婚时并不知情,难道这两套房产不是曹某用他和张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购买的?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656.jpg


就在法官满心困惑之时,又有一名男子(王某)来到法院,声称自己才是这两套房产的真正所有权人,并提起了确权之诉,将曹某与张某一并告上法庭。王某告诉办案法官,这两套房屋是自己向原房主购买的,只是出于其他原因,才将房子登记在曹某的名下。为了证明所言非虚,王某还向法庭提交了两份购房合同原件和购房时的付款证明。而被告曹某虽对王某所提交的证据矢口否认,但却提不出任何相反的证据予以证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相关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对物权的归属具有推定的效力,在通常情况下记载的权利人应推定为物权权利人。但这一规定并非绝对的,该法第三十三条同时规定,“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本案中,两套涉案房屋登记在曹某名下是客观事实,但原告王某已经对此提出了异议并提交了相应的证据。办案法官认为,此时认定房屋权属时不应将房屋登记证书则作为唯一依据,而应以原、被告提交的证据据实认定。被告曹某未能举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本人单独出资或以二人共同出资购买房产的证据,且原告所举证据及查明的事实能够证实涉案房屋的出资购买人为原告王某。


最终,办案法官认定原告王某借曹某之名买房并办理房产登记的事实存在,王某系涉案房屋的真正所有权人。一审判决做出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执行案件信息


耍小聪明避执行干警上门巧结案


古人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面对人民法院不断完善的执行措施,若有人企图通过耍小聪明,逃避债务,这种企图必然会失败。近日,临夏县法院执行干警成功执结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


微信图片_20200907152455.png


2016年11月3日,被告祁某某从原告张某某处借款2万元,约定于2017年2月3日还清,并出具了借条。借款到期后,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始终未还款。无奈之下,原告诉之于临夏县院,经法院审理判决被告在10日内一次性付清借款。判决生效后被告拒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原告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立案后,执行法官依法向被执行人祁某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财产报告令等执行文书,敦促祁某某尽快履行还款义务,但被执行人祁某某规避执行,与执行干警玩“躲猫猫”游戏,下落不明。


经过执行干警几个月的走访、调查,9月2日在被执行人祁某某家中将其抓获,并在其家中发现花椒若干斤,执行干警向祁某某释明了相关法律规定,告知不及时还款,将采取失信、限高等措施,对其日常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被执行人祁某某意识到严重性,深感羞愧,愿意将收购的花椒变卖,用以偿还借款。至此,该案顺利执结。


用好用足强制措施 成功执结多起案件


“多亏了法官,这笔钱终于拿到手了,感谢你们!”在徽县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人魏某领到案款后,向法官连声道谢。


微信图片_20200907151709.jpg


原告魏某与被告徐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经徽县法院调解,由被告徐某某偿还原告魏某借款本金50万元及利息3.5万元,法律文书生效后被告徐某某一直未履行还款义务。7月16日,申请执行人魏某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鉴于被执行人一直拒不履行义务,徽县法院办案人员果断决定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就在执行干警将要对其进行拘留的最后关头,徐某某终于认识到了严重后果,主动联系筹措资金,仅用2个小时将53.5万元全部支付到位,至此,该案圆满执结。


近期,徽县法院执行局围绕“一性两化”,不断强化工作措施,对一批案件集中采取强制措施,促使被执行人履行义务。近一个月内,共拘传22人次、结案84件、执行到位金额568.24 万元。